首页 新闻资讯 关中地区 科技 美食 财经 体育 汽车 教育 旅游 女人 健康 房产 娱乐 丝路 企业 文化

娱乐

旗下栏目:

王宝强称16年像经历九九八十一难 新年要站起来

来源:信息时报         人气:     发布时间:2017-01-22
摘要:王宝强 作为2016年娱乐圈头号话题人物,王宝强这一年的经历让不少人惊叹:比剧本创作还精彩。他的第一部导演作品《大闹天竺》要到1月28日才公映,王宝强心中却已经有了第二部作品雏形,他要拍一个和自身经历有关的励志故事。在影片上映前十天,王宝强在北京


王宝强

作为2016年娱乐圈头号话题人物,王宝强这一年的经历让不少人惊叹:比剧本创作还精彩。他的第一部导演作品《大闹天竺》要到1月28日才公映,王宝强心中却已经有了第二部作品“雏形”,他要拍一个和自身经历有关的励志故事。在影片上映前十天,王宝强在北京接受了信息时报记者的专访,除了分享怎么从演员变成导演的过程,还说起了各种转变后的心情整理。

2016年新身份转变

以后还要继续当导演

《大闹天竺》之前的活动上,王宝强说过出道前的心酸史:过年没钱回家,去工地打工挣了300元,却因为打烂东西全赔进去了。可是对大部分人来说,尤其在有演艺梦想的普通人看来,王宝强就是成功的范本。

第一次拍电影,就因为《盲井》获得金马奖最佳新人肯定。过去十几年间,朴实的面孔为他赢得了与多位大导演合作的机会,《天下无贼》的傻根、《士兵突击》的许三多,乃至《泰囧》里的王宝,无一不是能引发共鸣的农村青年角色。前段时间还有新闻说,一位52岁的吉林大叔8年来辗转全国各地进行艺考,成为第二个“王宝强”是他心中最大愿望。在北影厂门口,北漂群演口耳相传的“神话”就是王宝强。

表演事业干得风生水起的宝宝,去年宣布要自导自演电影,质疑声浪比他那些同样是“演而优则导”好友们还要大,他自己十分清楚,不论是在记者的采访中,还是公开发表的信里,王宝强都没有回避这些,“最近电影快上了,我也有上网看看大家的评论,看到了有些人说:‘王宝强还能当导演啊?’‘他都能当(导演),中国电影该怎么办啊?’”

这些话对王宝强来说,并不陌生。迄今发生的事情,他自己也时常恍惚,“中国那么大,我只是河北邢台一个小乡村的人。如果不是在我身上(发生),我也不敢相信。”他也不忘时刻提醒自己,“最重要是你自己怎么看。我做明星梦的时候,别人说你王宝强怎么可能当演员呢?怎么能成功呢?我不能因为他们这么说,就不去做了吧。等我拍成了,他们又说你是傻根,昙花一现。难道说我傻根就傻根了吗?我自己一直很清楚选择的角色和变化,走到现在,我觉得好坏都正常,从没因为别人夸我就眉飞色舞,别人骂我就垂头丧气。”

去年力排非议坚持要当导演,让身份大转折的终极原因,是因为王宝强有话想说, “拍《大闹天竺》有我自己多年的情结,算是圆了从小一个梦想。以后要是再导电影,可能是我自己的故事。(能说是你的自传吗?)不能这么说,但会有我从小闯荡的经历,一样会用喜剧的方式表达出来。”

采访中得知,王宝强为了做导演这件事,酝酿、学习的时间有四五年之久。拍《道士下山》时,他在剧组足足待了8个月,期间录真人秀腿部受伤也没有放弃。如此能忍,只因他觉得跟着陈凯歌能学到许多导演知识。“认死理”的做法,和他确立银幕地位的傻根十分相似,王宝强自己的解读则是源自家庭教导,“我妈从小就教我笨鸟先飞,不管大事儿小事儿,我都得比所有人努力。”

其实,当演员的时候,他就是这么做的,“别的演员可能说一遍就能过的词,我得前一天晚上拿本字典,把不会的词儿都查出来,标清楚。对着镜子练几十遍,第二天拍的时候才可能七八条就过了。”而在印度拍摄期间,别人觉得他精力旺盛“像打了鸡血”,宝宝心里知道自己天赋一般,激情背后是各种小心翼翼。在他眼里自己就是个学生,“人家筹划一年就能拍出来的东西,我得学十年。”

期待着新片反馈的王宝强没有轻易判断自己将来以做导演为主,“真的不好说,第二部电影有些想法,什么时候拍得看(故事)何时成熟,现在还是请我去当演员的居多”。

2017年新生活规划

要为家人站起来

“把所有悲伤留在2016”是跨年夜王宝强留在微博的话,意味深长,但不难理解。在公开发表和马蓉的离婚声明后,原本等着看《大闹天竺》的观众更加同情王宝强。来自影评人谭飞的预测,影片大年初一公映后,热闹的元素、王宝强多年积累的好感度,《大闹天竺》票房破十亿元毫无悬念。

大家都看好他能凭借导演处女作进入新的阶段。接受记者采访时,王宝强对过去一年是这样总结,“对我个人来说,确实是太丰富的一年,经历了太多太多的事情,真的像电影一样,九九八十一难。”

还记得微博宣布离婚不到两个月,王宝强把第一次公开露面献给了《大闹天竺》。不论是当时还是现在,他都抱着同一个想法,“我有父母有亲人,为了亲人,必须站起来。”他总结说2016年遇到这个人生打击,“(熬不过去)很有可能自己就永远消失了,但我就是‘打不死的小强’,从精神到肉体,我一直相信自己的力量。”

王宝强觉得站在拳击台的人,打倒别人不算厉害,“厉害的是人家永远打不倒你,你永远站着。”他还有一套自己的精神鼓励法,“我永远告诉自己只要你心中种着太阳,每天都是好日子。如果心里有魔鬼,白的也能变黑。”

这次为了电影车轮转宣传的王宝强,收获了许多来自观众甚至记者们的鼓励,有人还叮咛他“多陪小孩”,王宝强毫不犹豫地回答:“会的,2017年我要做的就是重新规划自己,规划工作与生活。”

王宝强近段时间很爱用“学生”这个词,从小成绩一般的他说这一回真切体会到考试交卷的心情,“既兴奋又期待”。

影片上映前,他在北京接受信息时报记者的专访,字里行间透露出一个全新的“宝宝”。比如生活中总是乐呵呵、不爱强出头的他,在印度展现了“最彪悍的一面”。尽管与那么多大牌导演合作过,他竟然没有请监制为《大闹天竺》护航,虽然现在有些后悔,但“宝宝”觉得,这是他人生中第一部导演作品,保证创作自由度是最优先考虑的。当然,上映后,评价不管好坏,他都一力承担。

强调从小就有“西游梦”的王宝强还说,拍摄《大闹天竺》经历的苦难远比“九九八十一难”还要多,尤其是经历了众所周知的事情后,他觉得自己并没有被击垮,“为了亲人,我必须站起来”。

当导演前这样积累

表达欲来自深藏多年的“西游梦”

《大闹天竺》的北京首映礼上,光线传媒总裁王长田主动提起了外界对王宝强当导演的质疑,还说王宝强能比别人先实现电影梦,“一是因为勇敢,二是因为舍得”。

事实上,近年大火的电影市场确实催生了一大批新导演,从演员到音乐人纷纷赶潮流推出作品。王宝强觉得自己要是为了“赶趟”,不至于等到2016年才开始,“如果是为了市场,我做演员就挺好的。而且《泰囧》之后太多人鼓励我来做导演了,那时候我觉得自己不够成熟,也没有胆量”。

他又觉得拍戏十几年来,那股子表达欲不通过电影传递出去,观众可能永远不知道。去年3月在《大闹天竺》的出征仪式上,王宝强在亲笔信上道出了他想拍的故事,“它是喜剧,还有功夫,尽量老少皆宜啊,同时得励志走心。”落实到实处,是将深藏多年的“西游梦”搬上大银幕。据悉,影片讲述的是穷小子武空陪着盛唐集团继承人唐森去印度取遗嘱的故事,路上遇到居心叵测的美女吴静,和憨厚导游朱天鹏,四人携手闯过了危机重重的各种关卡。

外界都知道王宝强因为看了《少林寺》想去拍电影,其实86版《西游记》对他影响很深,“我从小就有一个悟空梦,可是‘西游记’拍得又太多,干脆拍一个现代版的。”他觉得从角色名字到故事背景,《大闹天竺》有着《西游记》外壳,却有着深层次含义,“武空是底层小人物,唐森又特别有钱。我觉得这两个不同世界观的人放到一块,冲突性很强,而且不存在谁对谁错的问题。”

四五年前开始向合作导演“偷师”

2016年,王宝强推掉所有工作就为《大闹天竺》一部戏努力,时间线再往前推进,其实与知名编剧束焕为了剧本创作的沟通,早在两年前开始。王宝强为了当导演,积累用了四五年,“课堂”是各大片场,老师是那些年合作过的类型多样化的导演们,“那之后拍戏,我都会向导演取经学习,‘他作为导演,为什么会这么拍?’。虽然我在片场是演员,也试着站在导演角度考虑,‘如果我来当导演,这戏怎么拍?’”

王宝强觉得在片场的学习过程高效、扎实,每个人都是他这个新导演的老师,像他在第一封公开信里就写过: “从徐峥导演那儿,学着在国外拍戏该如何解决麻烦。在凯歌导演那儿,学着人物要怎么走心。在陈思诚导演那儿学着,怎么讲一个有反转的故事。跟着所有摄影、灯光、道具、服装老师学着,如何让每个环节不出岔子,最后拍出来的东西,可以叫做电影。”

至于非科班出身的新导演,如何解决技巧问题,王宝强提起了刚演戏的经验,“我也没学过表演,第一次演戏真的是不懂,完全凭着自己的感觉。导戏也是这样,怎么来呈现,(拍了那么多年)人都有感觉。而且现场经常有新的想法,拍着拍着就改了。”

当导演后这样实践

没找大牌监制,是想保证创作自由

《大闹天竺》90%的场景在印度拍摄,外加几百人的工作团队,换了有经验的导演也犯怵。去年第一次当导演的王宝强,就这样“大无畏”的开始了自己的“西行之路”。

回头去想在印度拍摄的种种事情,王宝强说了三个字:“挺后怕。”但他又很喜欢这个“开挂”的国家,觉得是电影不二取景地。“印度色彩很缤纷,这种画面感很养眼。而且我从小在农村长大,到了印度感觉回到了原始,也被当地人脸上那种纯真的笑容打动。”据说,为了展现印度的异域色彩,王宝强在电影里安排了两场很有看点的歌舞戏,他自信地说男性观众一定会喜欢美女云集的“纱丽场”,女性观众会被阳刚激昂的“牛魔阵”所打动。

令人吃惊的是,王宝强第一次当导演并没有请任何监制,尽管出征仪式上包括陈凯歌、冯小刚,还有徐峥等多位名导演前来站台,冯小刚还开玩笑的说只要给股份,愿意帮“宝宝”拍一部分戏。说起没找监制“护航”的原因,王宝强直白地说道,“我好不容易当一回导演,要的就是自由。”

他还说,在印度拍摄时状况百出都没后悔少了监制,反而是拍完之后,“有朋友跟我讲,你第一次就应该找一个监制,帮你解决和分担。拍完之后我后悔了,第一次也不知道啊。可能下一次找一个吧。(笑)”坚持创作自由不能被别人干涉的王宝强觉得,《大闹天竺》上映后不管评价如何,“夸与骂,我都一个人承担”。

评价一位新导演,合作演员的观察最为直观。“唐森”的饰演者白客是第一次和王宝强合作,大家都是第一次到印度拍戏,王宝强又要演又要导,能力之强让白客由衷感叹:“宝强哥太牛掰了,不仅是导演还是演员,可能每天睡三四个小时,但是他给人感觉还是一种打鸡血的状态。”吴静的饰演者柳岩直接用“运筹帷幄”形容这位团队的领导者。

王宝强难得自夸一回,说自己第一次导演就带队完成了如此艰苦的拍摄,“我挺佩服自己”。他自嘲说在别人眼中,他那段时间看着好像是“打了鸡血”,晚上睡不着觉,白天处理各种事情,“那种情况下全靠一股子精神,就想着‘从我做起’,实在很累就扇自己嘴巴。”王宝强觉得“将心比心”,看到导演拎着金箍棒一遍遍的打,其他人也不会掉链子。

新导演除了有威严还要明确想法

让他回忆一下在印度拍摄的困难,这位脸上总是挂着笑容的演员皱眉道,“我的难处比‘九九八十一难’多多了。”虽然预判了海外拍摄会出现不少问题,每天在片场层出不穷的问题,还是让好脾气的“宝宝”崩溃了,“做演员我没有必要发脾气,没有得罪人的必要。这一次真的是我发脾气最多的电影,也是我人生最彪悍的时刻”。

王宝强举例说,有一场调动千人的婚礼大场面,拍摄当天遇到了各式各样的困难:从执行导演到副导演的安排、群众演员的位置、制片部门提出时间有限制、演员的服装接不上戏……到中午了一个镜头都没拍。

当下心中的崩溃让他爆发了,“刚开始忍着,让他们把最好的东西呈现,但他们说不行,‘不行也得行,做去。’我真的急了,这个情绪压抑不了。”已经能够心平气和说起当时场景的王宝强偷偷说,导演在片场发脾气,其实是从以前合作的导演那学来的,“剧组那么多人看着导演,这个身份必须要有威严,不发脾气是要乱阵脚的”。

王宝强也说了,希望剧组同仁体谅他的心情,知道他是在“就事论事”。其实一起合作的演员,都把王宝强的用心看在眼里,“朱天鹏”饰演者岳云鹏就说过,被导演付出感动好几回。尤其是印度特别热,王宝强很少催大家拍戏,“他总说不用着急,本来1点开拍,他说太热改1点半,后来又说还是热,让大家继续休息。”柳岩就说“宝宝”对演员特别好,特地安排了带空调的休息车给他们休息。

客串出演反派大boss的黄渤也提到了这次看到的导演王宝强,概括下来就是很明确自己要拍什么。前面调侃自己“想怎么拍就怎么拍”的王宝强觉得,字面背后的意思是“你得时刻记得这部电影想表达什么,想让观众感受到什么”。他感谢团队的支持,说现场提出修改意见后,“摄影师问我为什么想要这样的镜头,我说因为这样……他觉得很好。拍电影本来就是这么灵活的事,就算每天晚上我回去想好第二天怎么拍,到了现场演员表演和走动都得改动,你怎么办?”

王宝强说等看到电影,“也许有人觉得电影不该这么拍,但那是别人(看法)。对我来说,我的作品拍的跟别人一样,就不是我了。”他提到自己第一次看成片的感觉,“真的好喜欢,(拍出你心里想要的感觉?)对,又开心又温暖,动作也带劲。”据王宝强说,一些圈中好友已经看过这部电影,他们给的评价是“不像第一次拍电影。挺有我自己的风格,让我坚持”。至于他眼中的王宝强导演风格,“挺跳跃,挺大胆的。”

大年初一,这些人是“宝宝”的最强对手

原定2016年12月23日公映的《大闹天竺》,改档到大年初一,机会更大,要知道2016年的春节档曾创下7天36亿元的票房,但是要面临的对手也更强大。其中2013年与2016年的春节档冠军周星驰再度出手,与老友徐克联合制作了《西游伏妖篇》,对主打“西游”情节的王宝强无疑是最大对手。

一口气推出两部贺岁电影的成龙,大年初一公映的是有不少印度元素的动作喜剧《功夫瑜伽》,虽然宝宝对《大闹天竺》的动作场面很有信心,请来的帮手是圈内知名的“洪家班”成员,能否敌过“大哥”纵横电影圈多年的影响力,值得观察。

此外,好朋友邓超主演,韩寒执导的第二部电影《乘风破浪》,已经入选不少文艺青年的“春节观影指南”。据提前观影的业内人士透露,这部融合了奇幻、亲情和友情各种元素的电影观赏性很高,很有可能在票房上对同样瞄准“合家欢”市场的《大闹天竺》打个措手不及。


合作网站: 陕西新闻| 陕西旅游网| 女性时尚网| 陕西文化网| 搜虎资讯| 大中华网| 快速消费品网| 医疗资讯网

Copyright @ 2012-2017 关中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搜虎网络

电脑版 | 移动版